太阳网城线上娱乐官网

民间遗珍——方氏像谱

2013-09-24 09:55:00 榆中县博物馆

  参天大树,必有其根,怀山之水,必有其源。“夫家有谱,州有志,国有史,其义一也”,中国家谱文化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它始终以一种民间传播的方式延续着神圣的宗族使命,彰显着神秘的文化符号。由此而延伸出不同地域而又特征鲜明的个体事像。现藏于兰州市榆中县博物馆的“方氏像谱”,就是这众多璀璨明星中的一颗。
  黄河绵延,依山势穿越兰州城至桑园峡处,向南有一村落,沉于群山怀抱之中,显得分外安逸。此村名曰方家泉村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村内方姓人氏几乎占到全村人口80%,时至今日依然占到全村四分之一多。我们今天提到的“方氏像谱”就跟此地有着无法割舍的渊源。
  1967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天气闷热沉郁,偶有晚风携兴隆峡谷松柏枝梢之清香贯越而来,顿令人气爽神怡。时任榆中县博物馆馆长的寇自勤刚刚吃过晚饭,在书桌前摊开一本古籍,享受着茶余饭后的惬意,突然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寇自勤起身开门,门前一陌生人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——寇馆长,寇自勤一听是本地口音,急忙请进屋里让座沏水,来人也不坐,急匆匆从怀间掏出一个红布包裹,一边说,寇馆长,这可是个好东西,烧了可惜呢!寇自勤有点纳闷,细问缘由才得知来人是县上派去“破四旧”的工作组成员,正是他在即将焚毁的各种古籍、书画堆中,抢救来了这件珍贵的文物。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,这无疑是一种冒险,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,令寇自勤肃然起敬。对于方氏像谱,寇自勤早有耳闻,它成形于明代,在当地民间早有流传,据说其中46位人物描金画像惟妙惟肖,其中书法亦有无与伦比之美,然方氏家族族规甚严,像谱除其族内有威望的长辈之外,其余人皆不准随意接近,因此,见到方氏像谱真正面目的人,为数极少。而今日,宝贝就置于眼前,触手可及,作为一名长期耕耘于文保一线的博物馆馆长,寇自勤一时心潮澎湃,急忙戴上手套,仔细翻阅……
  至此,方氏像谱收归榆中县博物馆藏,后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,成为榆中县博物馆镇馆之宝。
  方氏像谱纸质质地,折页包背装,装订极为工整,封面毛笔楷书“方氏像谱”四字,笔法雄浑,力透纸背,运笔方圆结合,阴阳相应,可谓书法之精品。时至今日,我们似乎仍然可以看到古人月下捻灯,恭敬于桌前,考其先祖,彻夜不眠的情景。方氏像谱古朴典雅的外观,时时透射出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,让人思绪在片刻间驰骋,神游于古人笔墨山水之间,恍惚间又如同与其促膝而坐,观其笔墨洇染,佳句成行。
  方氏像谱最大的特点,就是以描金的工笔手法绘制人像,这种在今天看来极为奢侈的画像方式,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了当时方氏家族之兴旺,其惟妙惟肖的工笔画人物,以及服饰图案准确细致的勾勒,对今人研究明清时期宫廷及民间服饰、民间工笔人物画像以及描金技艺都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素材,其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价值极高。
  像谱收录了明代洪武16年(公元1383年)到民国37年(公元1948年)560多年间方氏十一代先祖的画像和生平,其中还涉猎到了其先祖部分师友的画像和墨迹。特别珍贵的是,内有明洪武和洪熙年圣旨真迹两道,以及明代兵部尚书彭泽为其姑母,也就是方氏五世祖方镔的妻子撰写的墓志铭及多篇题记。说起彭泽,我们又不得不赘述几句,彭泽官至兵部尚书,在明代曾把握朝廷重兵权,文武双全的彭泽在当时声名显赫,颇具影响,《明史》及地方志皆有记载,其地位为兰州乃至甘肃本地人从明清以来罕有。中国古代颇讲究门当户对,方氏家族能有这样一位功高权重的亲戚,足见其当时在朝廷的地位非同一般。其后清代顺治年间,何容为像谱撰写《重修方氏像谱序》;乾隆年间,贡生孟法孔、刑部员外郎梁济廛和光绪年间举人徐步瀛分别题跋,民国37年王蓉泽题写后记。
  一部小小的、流落于民间的方氏像谱,就是从明代至民国时期的一个历史缩影,一个家族的兴衰成败,恰似历史长河中朝代的更替、国家的兴亡,据像谱记载,此方氏一族系浙江湖州乌城县人,家族内“儒业功名,指不胜举”,方氏像谱世祖方清随军征战,功勋卓著,二世祖方荣封“从三品武官——怀远将军”,其后,方氏六代长子都曾世袭怀远将军职位,方氏像谱所记录的十一代先祖,也有人任职都司、指挥同知、巡捕、廪生、痒生等职位,可谓名门望族,人才辈出。
  作为能征善战的世袭武官,方氏一族由南到北,与藩王朱楧一同迁移至张掖,后朱元璋孙朱允炆登基,渐次削藩,藩王朱楧又被调至兰州,由此看来,方氏一族落户与金城兰州不足十公里的方家泉村,便有据可考了。
  阴阳相生,沧海桑田,历史变迁的轨迹总是在兴亡成败间起承转合。六代世袭“从三品武官——怀远将军”的方氏家族,其逐渐走向败落应是从削藩开始的。随着明代中后期削藩制度的不断推行,肃王军权与行政能力逐渐解除,作为与肃王随军迁移的方氏家族,也随之淡出政治与权力的视野,栖居于依山傍水的方家泉村,不问世事,悠然自得,代代相传,生生不息。榆中县博物馆
  参天大树,必有其根,怀山之水,必有其源。“夫家有谱,州有志,国有史,其义一也”,中国家谱文化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它始终以一种民间传播的方式延续着神圣的宗族使命,彰显着神秘的文化符号。由此而延伸出不同地域而又特征鲜明的个体事像。现藏于兰州市榆中县博物馆的“方氏像谱”,就是这众多璀璨明星中的一颗。
  黄河绵延,依山势穿越兰州城至桑园峡处,向南有一村落,沉于群山怀抱之中,显得分外安逸。此村名曰方家泉村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村内方姓人氏几乎占到全村人口80%,时至今日依然占到全村四分之一多。我们今天提到的“方氏像谱”就跟此地有着无法割舍的渊源。
  1967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天气闷热沉郁,偶有晚风携兴隆峡谷松柏枝梢之清香贯越而来,顿令人气爽神怡。时任榆中县博物馆馆长的寇自勤刚刚吃过晚饭,在书桌前摊开一本古籍,享受着茶余饭后的惬意,突然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寇自勤起身开门,门前一陌生人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——寇馆长,寇自勤一听是本地口音,急忙请进屋里让座沏水,来人也不坐,急匆匆从怀间掏出一个红布包裹,一边说,寇馆长,这可是个好东西,烧了可惜呢!寇自勤有点纳闷,细问缘由才得知来人是县上派去“破四旧”的工作组成员,正是他在即将焚毁的各种古籍、书画堆中,抢救来了这件珍贵的文物。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,这无疑是一种冒险,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,令寇自勤肃然起敬。对于方氏像谱,寇自勤早有耳闻,它成形于明代,在当地民间早有流传,据说其中46位人物描金画像惟妙惟肖,其中书法亦有无与伦比之美,然方氏家族族规甚严,像谱除其族内有威望的长辈之外,其余人皆不准随意接近,因此,见到方氏像谱真正面目的人,为数极少。而今日,宝贝就置于眼前,触手可及,作为一名长期耕耘于文保一线的博物馆馆长,寇自勤一时心潮澎湃,急忙戴上手套,仔细翻阅……
  至此,方氏像谱收归榆中县博物馆藏,后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,成为榆中县博物馆镇馆之宝。
  方氏像谱纸质质地,折页包背装,装订极为工整,封面毛笔楷书“方氏像谱”四字,笔法雄浑,力透纸背,运笔方圆结合,阴阳相应,可谓书法之精品。时至今日,我们似乎仍然可以看到古人月下捻灯,恭敬于桌前,考其先祖,彻夜不眠的情景。方氏像谱古朴典雅的外观,时时透射出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,让人思绪在片刻间驰骋,神游于古人笔墨山水之间,恍惚间又如同与其促膝而坐,观其笔墨洇染,佳句成行。
  方氏像谱最大的特点,就是以描金的工笔手法绘制人像,这种在今天看来极为奢侈的画像方式,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了当时方氏家族之兴旺,其惟妙惟肖的工笔画人物,以及服饰图案准确细致的勾勒,对今人研究明清时期宫廷及民间服饰、民间工笔人物画像以及描金技艺都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素材,其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价值极高。
  像谱收录了明代洪武16年(公元1383年)到民国37年(公元1948年)560多年间方氏十一代先祖的画像和生平,其中还涉猎到了其先祖部分师友的画像和墨迹。特别珍贵的是,内有明洪武和洪熙年圣旨真迹两道,以及明代兵部尚书彭泽为其姑母,也就是方氏五世祖方镔的妻子撰写的墓志铭及多篇题记。说起彭泽,我们又不得不赘述几句,彭泽官至兵部尚书,在明代曾把握朝廷重兵权,文武双全的彭泽在当时声名显赫,颇具影响,《明史》及地方志皆有记载,其地位为兰州乃至甘肃本地人从明清以来罕有。中国古代颇讲究门当户对,方氏家族能有这样一位功高权重的亲戚,足见其当时在朝廷的地位非同一般。其后清代顺治年间,何容为像谱撰写《重修方氏像谱序》;乾隆年间,贡生孟法孔、刑部员外郎梁济廛和光绪年间举人徐步瀛分别题跋,民国37年王蓉泽题写后记。
  一部小小的、流落于民间的方氏像谱,就是从明代至民国时期的一个历史缩影,一个家族的兴衰成败,恰似历史长河中朝代的更替、国家的兴亡,据像谱记载,此方氏一族系浙江湖州乌城县人,家族内“儒业功名,指不胜举”,方氏像谱世祖方清随军征战,功勋卓著,二世祖方荣封“从三品武官——怀远将军”,其后,方氏六代长子都曾世袭怀远将军职位,方氏像谱所记录的十一代先祖,也有人任职都司、指挥同知、巡捕、廪生、痒生等职位,可谓名门望族,人才辈出。
  作为能征善战的世袭武官,方氏一族由南到北,与藩王朱楧一同迁移至张掖,后朱元璋孙朱允炆登基,渐次削藩,藩王朱楧又被调至兰州,由此看来,方氏一族落户与金城兰州不足十公里的方家泉村,便有据可考了。
  阴阳相生,沧海桑田,历史变迁的轨迹总是在兴亡成败间起承转合。六代世袭“从三品武官——怀远将军”的方氏家族,其逐渐走向败落应是从削藩开始的。随着明代中后期削藩制度的不断推行,肃王军权与行政能力逐渐解除,作为与肃王随军迁移的方氏家族,也随之淡出政治与权力的视野,栖居于依山傍水的方家泉村,不问世事,悠然自得,代代相传,生生不息。

www.tyc20.com